以爱为生

巷燕

【带卡】 土味警长堍堍君

是《白玉趾骨》的前篇,但没有直接联系,可以独立阅读。讲述的是两个人刚在一起时的故事,双警察设定,无脑甜饼!!糖分极高!

我写甜饼都不带脑子的,写的很爽(……)
连更七天辣!夸我!

        01.
  “你是说,你发现自己喜欢卡卡西?”野原琳咬着吸管,看向坐在对面扭捏作态宛如女子高中生的,宇智波·帅气警长·带土。宇智波带土点了点头,长叹一口气趴在桌子上。
  
  “我一直以为我笔直的来着,虽然没有姑娘喜欢我,但那只是因为我的真命天女没有出现。我可以等,我可是痴情选手。”
  
  “但是,但是……不得不承认,我最近看卡卡西越看越顺眼,就,芳心……”宇智波带土重新直起身,手在胸口比出了猛烈跳动的意思,野原琳认出那是迷妹们表示lovelove的手势。“他看起来好像有那么一点好,只是一点而已。”
  
  “但你依旧拜倒在了他的石榴裤之下。”野原琳毫不留情地拆穿了真相。
  
  “………………是。”宇智波带土别过脸,试图逃避现实。
  
  野原琳深吸了一口气,一肚子槽不知道要怎么吐才好。虽然她现在已经有了男朋友,但好歹卡卡西是自己曾经暗恋过的人,而宇智波带土又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偷偷对自己投以倾慕的眼神。不过他俩的事她早就能看出来了,两人并肩走时,浓厚的基佬气场几乎迷得人睁不开眼。只是没想到,先开窍的一个居然是对于自己是“直男”保持着坚贞信仰的宇智波带土。
  
  “说吧,你到底想问什么。”野原琳看着随手掐过桌面上的装饰花朵,一片片揪花瓣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宇智波带土,告诉自己,不生气,平常心,气出病来无人问。
  
  “就……要怎么追卡卡西。”宇智波带土一抬头,发现曾经的女神现在的闺蜜正在微笑着蓄力,求生欲突然上线。他一把将手里的花梗花瓣都扔进垃圾桶,正襟危坐。
  
  不过想着想着,他又消沉起来。咕咕囔囔地说,卡卡西很讨厌我不是吗。而且那家伙,怎么看都是个直男啊,平时都不愿意和同性有过多的肢体接触。在我记忆里他没谈过女朋友,但是收到的情书我都垒三箱了。别问我为什么在我这儿。再说,我不知道也不代表就真的没有啊。
  
  不,你哪只眼看出来他讨厌你。还有你不知道的确就代表真的没有。野原琳翻了个白眼,心想你们每天形影不离,住同一套公寓,卡卡西在隔壁房间打个喷嚏你都能听到,他有能耐偷偷交个女朋友不被你发现?
  
  她无奈叹口气,伸手拍拍gay蜜刺戳戳的脑袋,冷静分析:“你看,一个巴掌拍不响,除非是打在脸上。所以,你的态度先柔和下来,你们之间也不会那么剑拔弩张了。而且,你没发现吗?十三岁之后,卡卡西明明对你的容忍度非常高。”
  
  “卡卡西年少失怙,内心是需要爱的,要不要试试看温柔地对待他、软化他的内心呢?而且他对你的容忍度可是你的一大优势啊。”
  
  宇智波带土听着听着,眼睛越来越亮,正准备继续询问详细的措施,却听到一阵悠扬的铃声响起,野原琳划开手机屏幕接了电话,说了几句之后,她站起身,向宇智波带土挥挥手,笑嘻嘻开口:
  
  “我要走了哦,我和相方明天要去旅行。今晚要整理东西。加油吧,带土君!”野原琳握了握拳,给予gay蜜心灵上的鼓励,接着翩然而去。
  
  宇智波带土又陷入了苦恼。他呆坐了很久,吃完了面前的那份红豆糕,又叫了一份。再次吃完后还是没想到该怎么办,本着甜食治愈主义,他又叫了两份。
  
  不是因为红豆糕太好吃,只是我的心情太悲伤。宇智波带土这样安慰自己,觉得良心都不痛了呢。
  
  “实在不明白该怎么办的话,可以上网查一查,我觉得你这样的疑问网路上应该有不少。”叮咚,是琳姗姗来迟的短信。
  
  当晚,宇智波带土的手机上就多出了这些搜索记录:
  
  #如何追求暗恋对象#
  #暗恋对象是同性,如何增加好感度?#
  #暗恋对象太害羞怎么办#
  #暗恋对象是纯情处男,怎样才能行之有效地撩他#
  #给直男的情话大全#
  #伤感情话语录#
  #土味情话#
  
  哎呀,好像越来越不对劲了呢。
  
  
  
  
  
  02.
  旗木卡卡西最近十分憔悴,被自己的发小宇智波带土折磨的。他知道宇智波带土脑子一直都不太好使,但没想到他会换了一种这么……糟蹋他人身心健康的方式。
  
  事情是从上周开始的。他和发小都是警察,同属于市中心的警队。一个很普通的下午,文印室采购了一批纸笔,他们几个没出警的便去帮忙。坐办公室的姑娘居多,东西多了搬不动。宇智波带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一下子抱了三箱打印纸,站起身时都晃晃悠悠。他一边抱起墨盒,一边想着这家伙是不是看上文印室哪个姑娘了。眼看着发小实在吃力,旗木卡卡西顿住脚步,出于保护警局财产问了一句:
  
  “扛得动吗?别倒了。”要我帮你吗。
  
  宇智波带土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后来据他自称,那是电视剧里所有霸道总裁的门派通用技能:邪魅一笑。他开口了:
  
  “没关系,卡卡西。我能扛得住所有的重担,就是扛不住想你。”
  
  “……”旗木卡卡西后退了一步,眼皮掀了掀。宇智波带土依旧志得意满地看着他,浑身的小星星都快实体化了。
  
  旗木卡卡西转身就走。
  
  自打那一次开始,宇智波带土就总是用土味情话在他面前刷存在感。一次两次旗木卡卡西还有心情憔悴一把,后来他直接就麻木了。他可以冷眼旁观,但是却难以忍受周围的同事投来的探究又幸灾乐祸的目光。思索再三后,他拨通了野原琳的电话,并简明扼要地说明了宇智波带土这几天对他的所作所为。
  
  “呃……卡卡西就多担待一点吧,带土在练习向喜欢的人告白呢。”野原琳也拿不准该怎么办,只好选择了一种较为暧昧的说法。她总不能直接说“宇智波带土喜欢你,他想刷你好感度,只是方法有点不对”吧?
  
  “……这样。”果然有喜欢的人了吗。旗木卡卡西沉默了。原来这几天,他所担任的角色,一直都是宇智波带土的告白练习对象?啊啊、不知道看上了哪个姑娘。
  
  连直接告诉我都不愿意吗?又不会反对你。旗木卡卡西想着想着,不免有些黯淡。他轻声地对手机说了声“挂了,晚安哦”,便摁掉了电话。
  
  然后直接趴倒在办公桌上。
  
  宇智波带土这个家伙、可真过分啊。他嘲讽地想着,闭上了眼睛。明明直说也不会有什么的啊。像他那样的话,女孩子一定是会被吓跑的吧,也幸好是自己。
  
  旗木卡卡西在脑海里搜寻起和宇智波带土关系较为亲近的女性,罗列出几个后才猛地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忿忿地摇了摇头避免再去想这些事情。他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到六点了,宇智波带土过会儿就会来换班。要整理好情绪才行,他眨了眨眼。被当做练习对象没关系。但是要是被对方知道,自己这么苦恼,一定会被嘲笑的吧。
  
  “哟,卡卡西。”没几分钟宇智波带土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他伸手和旗木卡卡西打招呼,笑容十分明媚。突然,他猛地顿住了,盯着卡卡西一脸认真地开口:
  
  “卡卡西,你今天有点怪。”
  
  “什么?”旗木卡卡西几乎以为自己被发现了端倪,不应该、宇智波带土不会这么敏锐的。他努力维持着自己冷淡的表情,试图用死鱼眼蒙混过关。
  
  “怪可爱的。”宇智波带土大笑着说道。
  
  “……”旗木卡卡西垂下眼睛。他什么都没说,戴上警帽便径直走了出去。
  
  继续胡闹吧,宇智波带土。
  
  
  
  
  
  03.
  宇智波带土进医院了。原因是他上门调解家暴事件,对方的态度却极其嚣张,甚至当着宇智波带土的面又赏了老婆几个巴掌。为了维护正义才选择成为警察的宇智波带土理所应当地看不下去了,和对方扭打起来。本来按照带土的身手,要制服一个普通人是毫无问题的,可不巧对方也不是善茬。这不,脑袋上挂了彩,正在急诊缠绷带呢。
  
  “来了啊,卡卡西。”宇智波带土看见自己的暗恋对象急急忙忙冲进急诊,心情大好。这么着急,看起来还是满在乎我的嘛。他向对方招了招手,突然想起来今天的情话还没刷。
  
  “哎呀,头有点疼。”宇智波带土支住刚包扎好的脑袋,哎呦哎呦地呻吟起来,果不其然收获了卡卡西担忧的目光。
  
  “还好吗?”旗木卡卡西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触碰着对方的伤处。他本来还一肚子恼火,一时冲动打起来就算了,居然把自己也赔了进去,宇智波带土怎么能是个这样的蠢才呢?但当他看到宇智波带土垮着脸哼唧的模样,不知为何又心软了起来。
  
  唉,总是对这家伙没办法啊。
  
  宇智波带土见自己成功地吸引到了对方的注意力,眨眨眼便说出了下句话:“没关系,只是爱情使人头疼嘛。”
  
  旗木卡卡西看着对方眨巴眼睛一副期待的模样,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维持平静的表象了。他感到无比的愤怒,甚至超过了心头的酸涩。他一把揪住宇智波带土的衣领,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玩够了吗?”
  
  “……唉?”
  
  “喜欢对方就去表白,我受够了做你的实验品了,宇智波带土。你这样我算什么?”
  
  旗木卡卡西颓然地闭上眼,松开手后退几步。啊啊、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这样一定会被带土讨厌的吧,明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想着想着不免更加失落,转身就想离开急救室。
  
  “等等,卡卡西!”他的手腕被拽住了,力道大到手腕发痛。
  
  旗木卡卡西平静地转过身,准备接受宇智波带土的任何怒火或责骂。然而他却看到了一张要哭不哭的脸,眼角泛红,一副委屈极了的模样。
  
  ——这算是什么?
  
  “卡卡西、”对方抽噎着喊出他的名字。接下来,他睁大了眼睛。
  
  “我没有喜欢别人,我,我就喜欢你啊……”宇智波带土一边小声说着,一边偷偷瞄着旗木卡卡西的表情。完了完了,卡卡西表情好恐怖,要怎么办!!啊,卡卡西又揪住我的领子了,难道要被打……
  
  不过接下来他就不再疑惑了。旗木卡卡西直接吻上了他的唇,动作青涩而凶狠。一吻结束,两人都气喘吁吁。宇智波带土震惊地看着对方,表情宛如被糟蹋了的良家少女。
  
  “喜欢就直说啊,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戳着发小的脸。宇智波带土傻乎乎笑了起来,一把搂住新晋爱人,在他嘴唇上又亲了一口。
  
  “好的!一直都、喜欢卡卡西哦。”
  
  
  
  
  
  后记:由于宇智波带土对旗木卡卡西造成的精神伤害,宇智波先生被罚半个月不许吃红豆糕,同时要自力更生把房间打扫出来做客房,并到隔壁旗木先生的房间里安家。

END.

这一篇中的带土的性格和《白玉趾骨》中的完全不同。不过大家应该可以想到是为什么吧?这条时间线中,带土23岁,卡卡西22岁。是卡查出骨癌的前一年哦。

评论(12)
热度(93)

© 巷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