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死不渝,甘之如饴

巷燕

19年的第一篇周记!

我是真的一点不会拍照

是repo @伍幺柒

两套海景房,n倍的快乐!

今天第二套才到,cp第二天只有4张的特典居然抽到了,简直太开心了!!!!!!

首先封面就杀我一万遍,再看封底,我的妈鸭这是什么美人儿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个卡卡西我能吸一万年!!这个眼神也太美辽!!

然后打开,无比震撼了qaqqqqqqq 每一张都能吸很久!!!我 不知道怎么形容 总之太好看辽!!!因为拿了快递就去学校了所以收到了同学们的围观(!)晚自习的时候如醉如痴地欣赏了四十分钟才开始写作业,然后下课周围的女孩子都过来了()

A:这个封面……!好有少年感!

(翻开后)

B:唉,这个字好看唉!

(继续翻)

C:woc这个厚涂画得...

夏日桃莓

柚太芒

还有一个画面:我们在逼仄的车厢里,被人群隔开。有人抽烟,白色的烟气晃晃悠悠浮起来。我拼命往前挤,想要到她身边去,她回头看了看我,无奈地垂下了眼睛。

三月一日,旗木卡卡西迎来了鸢。他的小妻子摘下白无垢的兜帽,花瓣落在她乌黑的长发上。

他的小妻子今年十六岁,是仅仅牵手就会脸红的年纪。她显然还不太习惯这繁杂的服饰,走了几步怎么都不自在。她忍不住偷偷抬起脸去看丈夫,正巧与对方撞上了眼神。

心脏砰砰跳起来,脸上火烧一样。她咬起嘴唇,忿忿地想。怎么就、怎么就一下子被他发现了啊!

“小鸢,”对面传来旗木卡卡西忍笑的声音。她的丈夫向她伸出手,温和地说:

“小鸢,到我这里来。”

——完了,这家伙,又又又蛊惑我……!

【百字KKOB】 你温柔得像溪流

@今天有粮吃吗  活动页面

梗:亲吻前三秒/只不过差了十岁
双性转注意!
社畜与女子高中生的故事

“摘口罩。”鸢说。她刚踏进家门,此刻正拎着高跟鞋往鞋架上放。案山子抬起眼睛,放下了手里的书本,也不去管这话有多没头没脑。她照做了,白净的脸颊暴露在昏暗的灯光下。十六岁的案山子,嘴唇淡得像蒙了一层白纱。鸢饶有兴致地盯着她,心想这人太单薄了,——怎么受的住的呢?她究竟怎么受的住我的吻的呢。
  
  鸢光脚走到案山子面前,俯下身攀上对方的脖子,身子一软拖着案山子一道陷入柔软的旧沙发里。她的红裙子被自己的膝盖抵住,撑不起身也用不上力。她用大腿挤挤案山子,示意对方侧个身好让她换个姿势。就这样很好——...

天气越来越冷,在外走路不得不缩手缩脚。我不由得感慨冬天真他妈适合恋爱,你想,要有个小女朋友,把手攥在袖子里,抬起亮晶晶的眼睛望你,或者你穿过她呼出的暧昧热气,去吻她藏在围巾下的嘴唇。都很好,除了我没有女朋友这一点很不好。:(

昨天早上五点四十醒了,接着又睡了过去,用五十分钟做了这样一个梦。是好几个片段。

1.我是带土和斑的监护人,他们都生病了。斑的症状是牙疼,带土越来越不爱说话。但我们都知道,是“那种病”,虽然患者症状各不相同,但是原因是一致的: “我总觉得,心里好像少了什么。” 我的一位朋友也同样是患者,她的病因是失恋。

我于是去听讲座,期望治愈他们。医生在讲座上对我们展出了两幅患者的画:

一个短发的女孩,戴着兜帽,带着泫然欲泣的表情捂住口鼻,眼神仓皇。第二幅画上她张开了手,眼泪也流了下来。她本来应该是鼻梁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黢黢的洞,里面不断有光明女神蝶飞出来。旁边有一行字:“I'm terribly sorry...

关于旗木一家与宇智波一家的脑洞

  是现pa!
  
  宇智波家:
  长姐是御美都,31岁,宇智波家的大家长,全家的掌舵人,是说一不二的有魄力的御姐!目前的职业是总裁,但是为了激励家里的弟弟妹妹们好好奋斗(自称)所以搬出去一个人(和小女朋友一起)住别墅。谁知道会不会是为了点别的什么?
  
  接下来是27岁的次男带土和23岁的三男阿飞,带土是有点笨拙的直男,和卡卡西是从幼儿园就开始的同班同学。目前在警局工作,短期目标是追到心上琳,经常会对家里gay里les气的氛围感到格格不入,但不知为何一直坚信自己是直男。阿飞是纯gay了!玩的很开,刚开始不太注重分寸所以经常被姐姐训,被狠狠罚了几次之后就摸清大家长的底线了,可以做到游刃有余地约...

“在她离开之后我学会了抽烟。我被呛得咳嗽,太阳穴突突直痛。最后我受不了了,我终于成为她最憎恶的模样了。我开始掉眼泪,把烟头在手背上摁熄,被烫得发抖。

“当我病情最严重时,我想藏一把刀在袖子里去找她。我找得到的,无论她在哪我都找得到她。我很聪明,这是她曾经最痛恨的一点。我要和我心爱的女孩一起死去。但是清醒过来却又觉得满腔温柔。如果真的见到她,我想我至多只舍得割下她一绺头发。”

© 巷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