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生

巷燕

Prague Spring 【一】

  七夕贺文(?)主五件套,目前只有止鼬上线w 仿生人革命设定,ready?→

         我又梦见了,初见时的他。
  他对我微笑。他抵住我的额头,声音很轻柔地,仿佛不想打破梦中的静谧似的,说,止水,好久不见。
  
  

  
    
  01.
  我在很久之前遇到他。当时正是仿生人第二次革命浪潮掀起的前夕,我作为密探服务于国家安全局,明面上的身份是仿生人企业家。我被注销了人类的身份,喝能量液,吃磁片糖,在一切他人目光所及的地方,饰演一个野心勃勃却善于隐忍的高阶仿生人。整日与一帮额角闪着红光的机械野心家在秘密集会中谈笑风生,再在回到家之后熟练地催吐,呕出那些粘腻的油状液体,与无法为人类的消化系统所接受的硬块。我的胃部因此留下了永久的创伤,每夜都不得不带着满腹的烧灼感入睡。
  
  鼬是国家安全局为我安排的多用仿生人,当然最主要的用途是做我的副手并时刻监视我。真有意思,在仿生人中卧底的密探依旧要用仿生人来防范他的不忠,这似乎暗示着仿生人的存在本身就属于某种谬论。鼬没有觉醒。他的神经中枢处被插入了最先进的遏制芯片,他永远都不会“醒来”,不会真正拥有灼热的思想与滚烫的灵魂。他的额角处的圆环闪烁着暖黄的光芒,像一个怪圈将他永久地隔绝在野心之外。他只微笑,只对我微笑。
  
  鼬的设计并非满面笑容,按照实验组的那位负责鼬的浅层性格设计部分的女实验员千手桃华所说,他大体是“冷酷型”。她还得意洋洋地说这是最近市场上很流行的设定。但,作为国家最高水准的设计的他拥有最敏锐的感知系统,他了解何时应当对面部的局部电路发出代码为“0110001110”的微笑指令。不得不说安全局的设计就是不一样,他笑得太美了,叫人几乎忘记他只是一台由精密电路构成的机器。
  
  大脑按照解析仿生人的最高规格,身体强度按照防暴仿生人,样貌与身材则是性爱仿生人——研发出鼬的那位博士说到这的时候向我挤了挤眼睛,我立即心领神会。而鼬坐在一旁望着我,表情真诚而纯挚。
  
  
  
  
  
  02.
  后来我才知道,只是那时,他就已经将我的性癖,包括取向与对体位的爱好,诸多此类的细节,都已经分析完毕了,结果与真实情况几乎没有出入。他还一本正经地告诉我,说我的圆鼻头提供了远超乎他想象之多的讯息,对此我表示无可奈何。
  
  
  
  
  03.
  我是他的主人,他的惩戒程序与自杀程序都已经镌刻在我的智脑系统中。当然后者我不能动,那是属于安全局的,但只是拥有前者,我便可以让他生不如死。不少富豪甚至以这样的惩戒与虐待为乐。当然我并没有这方面的爱好,我只想与他普通地相处,像安全局的任何一对搭档一样。但是我们依旧是不平等的,按照社会惯例,他从被我领回家,打开能源装置的那一刻起,名字就变成了“宇智波鼬”。门牌的角落处会出现他的小小的名字,他是我的附属品,我的私有财产,我的所有物——我并不认可这样自私的说法,我们应当是平等的,是挚友。
  
  他最初来到我的寓所的几个月,每天都只是白天作为我的秘书,管理安全局塞给我伪装身份一用的公司,夜晚在集会的会所楼下,坐在车里等我,再在我回到家、吐的七荤八素之后给我递上一杯热水。他暂时还无法跟随我进入高阶仿生人的群体。这些家伙某种程度上来说比人类还要残酷,他们中的某些人无比狂傲,自恃自己拥有深邃思想与精密系统,看不起所有人类与尚未觉醒的同类,前者他们尚且不便招惹,但对于后者,他们的态度宛如奴隶主对手底的奴隶。毕竟人类也是这么做的,只是他们更甚。
  
  集会中是仿生人大多数都是这样的,这也加大了我将宇智波鼬带入集会的难度。毕竟我能够获得他们的信任就已经相当不容易,而鼬又是个未觉醒的仿生人。在这些精明的同类面前,任何伪装都不太好用,我们不能冒险,否则便将功亏一篑,安全局耗费了大量资源为我开辟的这条通道也将失效,所有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我耐心地等待着。鼬比我还有耐心,他沉静的黑眸像一片海,里边翻涌着谁也无法解析的内容,那时我尚且不知道,那是他逐渐开始苏醒的“情绪”。
  
  我唯一与仿生人相处的经验来自于我的叔叔宇智波镜,他是安全局难得的高阶仿生人,权限等级还相当高。他是我的监护人。谁能将他真的只当做一台机器看待呢?他那么温柔。不止是笑容,他抚摸我的发丝时眼里的暖意都要溢出来。我想我也是支持仿生人平权的,如果他们都能像我的叔叔一样通情达理的话。然而接近一年的集会已经让我对于所谓的高阶仿生人失去了好感。他们的确聪明,但仅限于聪明。
  
  我想他们所策划的革命大约很快就会被安全局瓦解。不、不止如此。依照目前我手头的情报分析,仿生人将会被进一步打压,那位团藏大人绝对会这样做的。那以后我将回到安全局恢复我侦查官的身份。那么鼬呢……?他会怎么样?他能继续留在我的身边吗、哪怕只是以搭档的身份?
  
  我不禁开始担忧。同时我和宇智波鼬的关系越来越亲近起来。他是个让人感觉很舒服的仿生人,虽然不是很经常笑。许多次我都怀疑他已经觉醒,但诸多细节又让我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想。我问过他:“鼬,你觉得爱是什么呢?”
  
  他遵循了仿生人不对主人说谎的原则,看着我说,止水,我不明白。
  
  谁知道他的信息库里早就存放了无数个类似的词条:“爱”“牺牲”“爱与性”“柏拉图式爱情”等等。都是我曾经无意时提到的,他默默记下,等到下一次系统更新后再尝试解析。他在心里仰起脸问:止水,我不明白。
  
  
  
  
  
  04.
  宇智波鼬觉醒了。这件事出乎我的意料,这代表他凭借自己的力量冲破了安全局的限制,然而谁都不知道他的“力量”是哪儿来的,普通仿生人自主觉醒的可能性有,但绝不会自主更新。凭借鼬目前的系统,他是无法反抗芯片的独裁的。我应该立即向上级禀告这件事的,但是我没有。我将这件事瞒了下来。
  
  他对我说:止水,我觉醒了。
  
  他继续说:我们来做爱吧。
  
  局势向着不可预见的方向发展了。我答应了他。仿佛我的理智站在身体之外,冷眼旁观着一切。我爱他,是的,我早就爱上他了。在他为我递上胃药、喂我喝下时,在我醒来看见他趴在我床边睡着时,在他迷迷糊糊揉眼睛,一副睡懵了的表情时。多么人性化的设计啊,足以让我爱上他。
  

tbc.

对不起车今晚没写完(……)
没学过编程,代码我胡诌的,没看过底特律,世界观也是我自己编的!……

评论(5)
热度(18)

© 巷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