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生

巷燕

【带卡】 关于暗恋案山子的三两事

⚠有大量双方性转(百合)戏份注意!
卡卡西某一天来到平行世界,促成了案山子(♀)和鸢(♀),同时自己也和带土成了的故事,总之是个非常可爱的甜饼!高糖分注意!

脑洞来自于今天自己穿裙子的时候玩裙摆,还有在群里和大家讨论宇智波性转们的罩杯(……)比较受认同的大概是这样:因陀罗(E)>斑(D+)>水(D)>鼬(B)>带土(比A大一点)>佐助(A),好像不小心忘记奈奈了_(:з」∠)_

好啦正文开始!






  01.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旗木卡卡西站在落地镜前,一双死鱼眼史无前例地掀起了三分之二。他捏住长裙的两角缓缓拎起,吞了口唾沫不由得紧张起来。
  
  ——好的,没希望了。眼前出现的赫然是女性流畅柔软的腿部线条,以及充满少女心的粉白内裤。对,没有胯下鼓鼓囊囊的一团,他彻底失去了自己的野兽。
  
  旗木卡卡西失望地松开手,按了按胸口。入手的柔软触感让他不禁心中一跳、老脸一红。虽然《亲热天堂》里的相关描写很不少,但真的上手还是第一次。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惨怎么回事。三十一岁的旗木·黄金单身汉·卡卡西沉默了。
  
  『叮咚!尊敬的旗木卡卡西先生,恭喜您成功触发了特殊事件:与平行世界的旗木案山子小姐交换身份。为期一天,请好好享受作为女孩子的时光哟。』
  
  脑海中响起了莫名其妙的声音,不过好歹让旗木卡卡西稍微松了口气。幸好只有一天,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算是六代目火影,也是做不到说放弃男人身份就放弃的。只是不知道那边才十五六岁的旗木案山子小姐,能不能受得了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想着,一颗刚平静下来的心开始慢慢下坠,直至谷底。
  
  简称为:心凉了。
  
  不管了,先处理好这边再说。旗木卡卡西先生十分没有女人味地抹了把脸,开始打量所处的卧室。陈设简洁却不简单,蓝白配色的白云型顶灯、整洁的原木书桌、还有收拾得整整齐齐的衣橱,处处都能体现高中女生的细腻心思。他还在床头发现了旗木案山子与父母的合照。
  
  这个世界的案山子少女、是个幸福的人呢。旗木卡卡西这样想着,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点笑容。真好啊。
  
  嗯?等等,这是……?旗木卡卡西掀起眼皮。他伸手取过书桌上的合影,金色长发的波风小姐一手搂过一个姑娘,琳少年站在三人中间露出羞涩的笑容。看来不止他,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性转了啊。
  
  旗木卡卡西挑起眉,目光落在那位可爱的黑发少女上。
  
  别说,带土的性转还怪好看的,这不奇怪,宇智波家族的基因在那里撑着呢。只是,明明性转了胸部怎么反而没带土大??
  
  ……不过也可能是带土的胸太大了。旗木卡卡西这样想着,深以为然。
  
  桌上摊开的日记表明,她的名字是宇智波鸢,意外美丽的名字呢,比哦笔头好了不知道多少。
  
  他又简单翻了翻日记,心情愈发放松。案山子的性格和他当年没什么两样,硬要找不同的话就只有性别带来的微小差异。日历上清清楚楚地记载着日程,他把全部背了下来,方便应付随时可能到来的熟人的问题。看来混过今天还是比较简单的。
  
  笃笃、笃笃。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啊啊、考验这么快就来了啊。不过没关系,要知道,每一任火影都有一门必修课,叫影帝。
  
  “案山子,开门啦!”门外传来女孩子的呼喊声。
  
  门打开后赫然是宇智波鸢。她将手里的饮料提袋递给旗木卡卡西,自顾自地换起拖鞋。“喏,咸柠七。不是专门买给你的!只是刚好第二杯半价。”她嘟囔着说。
  
  唉唉,那么为什么“第二杯半价”的标签贴在红豆烤奶上呢。旗木卡卡西这样想着,不自觉挑挑眉。按照案山子的性格,是绝对要损一句迟到的鸢的,但是旗木卡卡西就不一样了,他在习惯了整日精分的宇智波带土之后,再看口是心非的鸢,分明是当年的幼年带土的模样,只觉得实在是可爱透了。他维持着面瘫的表情,心里却在暗自偷笑。
  
  今天居然没有因为迟到被嘲讽。宇智波鸢诧异地抬起头,意外地望见了表情冷淡、眼神却很温柔的案山子。今天、居然没有死鱼眼!鸢惊呆了。不过,别说,还蛮好看的……。鸢低下头,装作摆正自己的皮鞋,实则是掩盖自己红透的脸。
  
  !!!突然发现自己的皮鞋稍微越过了踏布的边缘,直接接触到了旗木家的地板,鸢睁大眼睛无比惊恐。绝对、绝对会被案山子杀掉的!她勾住皮鞋后跟急急往后一扯,却一不留神扯倒了皮鞋,弄出不小的声响。旗木案山子果然被声音所惊动,低下脸露出了探究的表情。
  
  …………完了。宇智波鸢紧张地闭上眼,等待命运的裁决。
  
  ……这姑娘怎么了?旗木卡卡西有点摸不准状况。明明只是不小心把自己的皮鞋弄倒(并且很快扶正了),值得这么恐慌吗?难道这个世界的旗木案山子其实是个鬼畜抖S?旗木卡卡西想到这里,感觉浑身一寒。
  
  “起来。”最后他还是露出冷冷的表情,伸手将鸢拉起身。
  
  案山子今天好奇怪啊……温柔得不对劲。宇智波鸢在惊喜之后,感到了相当的违和感。对方将她拉起来之后就松了手,自顾自地走进了卧室。等等,
  
  ——案山子居然没有系上裙带。
  
  宇智波鸢不由得蹙起眉头。这个人不是旗木案山子,绝对不是,这是属于宇智波的直觉。她握紧拳头,在进入房间后随手拿起旗木案山子的剪刀把玩起来。案山子是不允许她随便改变书桌的格局的。鸢抬起脸,望向对面的人,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不是案山子。”鸢手腕一转,剪刀抵在旗木卡卡西的鼻尖。她在这种紧急时刻显出了超乎平常的冷静,没有一丝疑问,完全是陈述句。
  
  无论是哪个世界的带土,或者说无论是带土还是鸢,都对自己的判断有着超乎寻常的执拗。旗木卡卡西不打算掩盖了,反正对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只可能徒增麻烦。只是,明明是不会忍术的普通人,鸢却出乎意料地敏锐呢,这是性别加成吗?
  
  旗木卡卡西叹了口气。他将手高举过头顶,以表示自己的无害,同时简明扼要地说明了目前的状况,并稍微提了提自己的身份,和那边世界的宇智波带土。这种梦幻的故事,鸢没有什么犹豫就相信了。嘛……旗木卡卡西想到,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无论是鸢还是带土,都很容易信任旗木卡卡西呢。他低低笑出了声。
  
  鸢自顾自地坐上了床,她抱起膝盖,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旗木卡卡西。卡卡西觉得有些不自在。怎么说呢……他总是不自觉地把鸢的一举一动带入到带土身上,这种小兔子一样纯良无辜的眼神……带土来做的话有点诡异,总觉得有什么人马上就要倒霉的样子。
  
  鸢发问了,她说:“你和那边的我,就是带土,是好朋友吗?”
  
  “是啊,”卡卡西笑着说道,“我们是挚友。”
  
  这样啊。鸢将脸埋进膝盖之间,声音闷闷地。她问道:“卡卡西,你可不可以听我说些话。”
  
  “当然可以。”卡卡西点头。他想,如果带土当年没有出事,也会和鸢一样吧。不过鸢比带土要开窍多了,为什么身为男性的带土却更加别扭呢,真奇怪。
  
  “卡卡西,我喜欢案山子。我不想做她的朋友,我真的很喜欢她,想要交往的那种喜欢。”
  
  ……咳。这是不是开窍过头了??
  
  鸢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继续说了下去。她说,卡卡西,我一直觉得我和案山子是死对头的来着,她老是嘲笑我。可是我后来发现,她很温柔。她一点都不冷漠,她只是被天才的壳子罩住了,她笑起来多美啊。我、我太喜欢她了,我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平常心地面对她……
  
  卡卡西,我真的好喜欢她,但是我好像,对她来说,没有非常重要。她只有被我激怒的时候才会看向我,她如果能多注意我一些该多好啊。是不是只有战胜她才可以呢。鸢说着说着,声音染上了一丝哭腔。旗木卡卡西心中一惊,他不会应付掉眼泪的姑娘,只好尽量温柔地摸摸她的头发,说,别担心,案山子其实也很喜欢你的。
  
  真的吗?鸢抬起头,露出带着泪痕的脸。啊啊、又和带土一模一样,完全是个哭包嘛。旗木卡卡西失笑。
  
  是真的哦。他说,案山子很讨厌别人碰她的床铺的,父母都不可以。但是,你看,你可以坐在她的床上不是吗。他伸手替鸢拭去泪痕,看着对方的脸上逐渐露出又惊又喜的表情。
  
  鸢,试试看向案山子明确一点地表达自己的心意吧,说出来会有奇迹的,相信我。旗木卡卡西说道。在明天重新见到案山子时,试试看吧。
  
  鸢傻乎乎地眨眨眼睛,最终像是下定决心般点了点头:“嗯!”
  
  
  
  
  
  02.
  送走鸢之后,旗木卡卡西躺倒在床上,长吁了一口气。他想了想,又翻身坐起,找出纸笔,写道:
  
『旗木案山子小姐:
  请多多关注你的好友宇智波鸢,她最近好像有些郁闷呢,是因为关于你的事情。她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请务必认真倾听,那是宇智波鸢的一腔滚烫的心意哦。
  另:让你和宇智波带土相处了一整天,真是不好意思。请相信我,他其实是个好人。
                                            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吹干信纸上的墨迹,满意地笑了起来。他觉得有必要重新考虑一下和挚友宇智波带土的关系了。
  
  
  
  
  写的时候出乎意料地顺畅,我原来是可以产甜饼的吗(掩面痛哭)
  其实本意只是想写最开头的画面,觉得卡老师来做的话好色哦(遁走)
  

评论(5)
热度(68)

© 巷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