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生

巷燕

【带卡】 白玉趾骨(下)

现pa,卡卡西病人设定,前文见→
     
BGM点我
         04.
  宇智波带土今天破天荒地打起了领带。他想,如果卡卡西问起,就说今天有老朋友要结婚。算算时间也差不多,面见心理专家 ,再与他谈一谈卡卡西。嗯,不能回来太晚。卡卡西一个人在家里,多寂寞啊。
 
  旗木卡卡西患病后一向浅眠,因此宇智波带土养成了做什么都轻手轻脚的习惯,这与他原先毛毛糙糙的性子截然不同。但是因为是旗木卡卡西,所以他这样做了。因为是旗木卡卡西,所以叫他做什么都可以。
  
  
  
  
  
  05.
  旗木卡卡西很早就醒了,在疼痛的鞭笞下。此时他眯起眼望着窗外发呆,觉得阳光很好。他侧过身,望向恋人的背影。这是我一直注视着的人、是我所深爱的人。他的眼里不自觉泄露出一点留恋。意识到这点之后旗木卡卡西干脆闭上眼,扯起被子一角,凑在鼻尖轻嗅。是带土身上的味道,很好闻的薄荷味,让他感到很安全。他已经很久没有和恋人同睡过一张床了,带土睡觉不老实,他生病后又像个瓷娃娃,哪里都痛。从医院回家后,宇智波带土一直打地铺,宽敞的床上永远只有旗木卡卡西一个人。幸好不是冬天,否则他连手脚都热不起来。当然,冬天的话,宇智波带土会先暖好床,再准备他地面上的铺盖。昨晚在旗木卡卡西的一再要求之下,宇智波带土不情不愿地上了床。即使如此也离他老远,手脚僵硬不敢乱放。他失笑,直接蹭进恋人的怀里,俯在对方耳边轻声地说,好好抱着我,带土,如果不想弄痛我的话。
  
  带土的胳膊肯定僵了吧。旗木卡卡西出神地想着。他艰难坐起身,床板因此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带土。”他说。
  
  “卡卡西,怎么了?”宇智波带土回过头望向他。他走到旗木卡卡西面前,半蹲下身扶住恋人的肩膀,又吻了吻他的侧脸。“对不起,吵醒你了。”
  
  “不是。”旗木卡卡西摇了摇头,他也没想好要说什么,只是喊一喊对方的名字。他干脆搂住宇智波带土的脖颈,将脸埋进了对方的肩窝,深深吸了口气。是清爽的薄荷味道,是宇智波带土的味道。
  
  “带土,今天的阳光很好。我想出去看看。”他微笑着眯起眼睛,任凭对方搂住他,摩挲他嶙峋的后背。
  
  “抱歉,卡卡西……”宇智波带土的声音充满歉意。他说:“我现在必须出门一趟。老同学的婚礼,送份礼金就回来,保证中午之前。可以吗?下午我抱你去晒太阳。”
  
  “知道了。”旗木卡卡西仍然靠在恋人的怀抱里,闭着眼睛。他没什么力气了,像一个逐渐被抽丝的茧。他伸手,抚上对方脖颈上的项链。那是医生从宇智波带土身体里拣出来的碎骨头。十三岁的宇智波带土为了保护他而出车祸,半边身子被车轮碾得血肉模糊,在医院里躺了一年半才捡回一条命。这样的碎骨很多,零零碎碎一抔,还有些至今仍扎在宇智波带土的肌理中。
  
  “他一定很痛。”旗木卡卡西这样想着,垂下眼睛。
  
  “带土,把它留给我吧。”他仰起脸,对宇智波带土露出笑容。
  
  宇智波带土莫名感到一丝不安,他说不上来。——好像蝴蝶马上就要飞走。这样的想法浮现在脑海之中时,他更加感到惶恐。
  
  “可以吗?”旗木卡卡西继续温和地发问。
  
  “啊、好。”宇智波带土望着对方恳求的眼睛,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他摘下项链挂到对方脖子上,戴着项链的卡卡西愈发苍白,几乎要成为一张唇边带笑的剪影。宇智波带土满心的惶惑更甚,他甚至不知自己道在害怕什么。他不自觉搂紧旗木卡卡西,想起对方脆弱的身体又猛地松开手。最后,宇智波带土站起,俯身吻了吻恋人的额头,无比严肃地嘱咐道:“你要乖乖等我回来哦,一定要等我回来哦。”
  
  “嗨嗨。”旗木卡卡西抬起脸,笑了起来。他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今天阳光真好啊。
  
  “……是啊,今天阳光很好。”所以,卡卡西,要乖乖在家等我,下午我们就去晒太阳好不好。
  
  宇智波带土看了看手表,快要来不及了。他又嘱咐了几句,替旗木卡卡西掖好了被角。当他打开门时,他看见旗木卡卡西扶着床头柜站了起来,拄上拐杖,开始整理被褥。旗木卡卡西的动作很吃力,即使是初秋的薄被,对他的病躯而言也太过沉重。他注意到宇智波带土担忧的目光,故作轻松地挥了挥手说,别担心我,快去吧。
  
  他说:结婚可是大喜事啊,不能迟到。
  
  他顿了顿,又说话了,声音很轻地。他笑了一下,说:带土,我爱你呀。
  
  宇智波带土眨着黑色的眼睛,快要忍不住眼泪。他瞬间就明白了恋人的用意。他很深很深地看着旗木卡卡西,拼命压住声音的颤抖,说,卡卡西,我也爱你。
  
  卡卡西,我也爱你,一直一直、都深爱着你。

       他看见旗木卡卡西向他露出了最后的笑容。
  
  
  
  
  
  06.
  旗木卡卡西用了很久整理床铺。他重心不稳,手指又会不自觉地颤抖。忙活了半天之后,他气喘吁吁地扶着床边,一点点挪动着靠近轮椅,陷进去时浑身都松了劲。他缓了几分钟,觉得又有了点力气。于是他摸出轮椅坐垫下的水果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慢慢地转动着轮椅往阳台去。
  
  他停在窗前,轻柔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羽毛一样。宇智波带土每天都要校准一遍轮椅,以保证恋人尽量轻松舒适。旗木卡卡西只觉得很暖和,暖和得叫他几乎要睡着。他用完好的那只手握住胸口带土的骨头,意识渐渐模糊起来。真是个好天气,他迷迷糊糊地想着,这是八年来太阳光最好的一天了。
  
  
  
  
  
  07.
  宇智波带土一直保证着自己的步伐与平时无二。在这条正对着家中阳台的直道上,旗木卡卡西只要站在窗口,就能望见他。他走啊走啊走啊,一百米的路程仿佛走了八年。终于他左拐了,走进了小区的公园。
  
  “他一定很痛。”
  
  宇智波带土回想起旗木卡卡西苍白的脸。他不再忍耐,蹲下身子,痛哭出声。
  
  孩子们都很诧异,这个西装革履的叔叔怎么哭得一点大人样子都没有,鼻涕泡都冒出来。小一点的受到宇智波带土的影响,也咧开嘴哭了。大些的孩子则被宇智波带土的滑稽模样逗乐,他们扯着爸爸妈妈的衣角,宣泄着无穷的好奇。有的孩子嬉笑着问:
  
  “妈妈,叔叔为什么要哭?”
  
  有的孩子眨眨眼说:
  
  “妈妈,叔叔看起来好难过。”
  
  
  

END
喜欢刀片的各位,到这里就结束啦!
然后非常好奇有没有人能看出文章中的细节,比如堍怎么看出来老卡要自杀这一类的。我埋的还是很粗糙的_(:з」∠)_ 能点出三点的旁友可以点文哒!!!这个世界观下再来个he也可以哦(bu)

然后再问一下下,有没有人被虐到啊哈哈哈哈 反正我自己写的时候是满平常心的,听BGM的时候才比较有感觉

评论(24)
热度(84)

© 巷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