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生

巷燕

【带卡】 白玉趾骨(上)

现pa,设定病人卡。有反转!
@Yan 总感觉有哪里写的不太对劲,但是我困了!(理直气壮)明天再来修改好了w
以上,ready?→

BGM点我

  
  
  
  

  01.
  旗木卡卡西三十一岁,与病魔抗争已达八年之久。他很快变得瘦弱、佝偻,头发不剩几根,残存的那些像一团败絮扣在头顶。宇智波带土看不过,一口气买了许多顶帽子,各种款式都有。旗木卡卡西戴上后,再没机会摘下来。
  
  后来宇智波带土干脆也剃了个光头,圆溜溜一个脑袋看起来比旗木卡卡西还要滑稽。他开始与恋人分享那堆帽子,并且嘟嘟囔囔抱怨为什么帽子没有情侣款。旗木卡卡西捏着毛线帽顶端的大毛球将他的帽子掀掉,摸了摸恋人圆圆的脑袋,噗嗤笑出声。宇智波带土看着他,莫名其妙地也跟着笑了出来,傻子似的。
  
  旗木卡卡西两年前截肢,癌细胞彻底攻陷了他的左小腿。不过他已经可以熟练地运用拐杖,就算一根裤管空荡荡,也能行动自如。刚住进医院那段时间,他甚至还能下楼去小卖部买红豆糕,等宇智波带土晚上匆匆忙忙来送饭时犒劳他。
  
  
  
  
  
  02.
  一个很暖和的下午。难得好天气,宇智波带土告了假,熟门熟路地溜进医院陪旗木卡卡西。旗木卡卡西在睡,眉毛轻轻蹙起,在梦里骨头都还痛着。宇智波带土就坐在床边握住他的手,盯着他的脸发呆。阳光轻柔地照在脸上,让宇智波带土感到很舒服。他感觉自己快要睡着了,于是轻轻将手抽出,往后挪了一些趴在床边,防止压到旗木卡卡西。这时旗木卡卡西醒了,他揉了揉眼睛,嘟囔了一声,带土。
  
  唉,在呢。宇智波带土猛地清醒过来。他耐心地望着旗木卡卡西,对方还没完全醒过来,之前那句不过是下意识的。旗木卡卡西懵了一会儿,望向宇智波带土的眼神变得柔软。他顿了顿,说:带土,我想晒晒太阳。
  
  他说,阳光真好啊。
  
  宇智波带土对于这样的提议感到很高兴。旗木卡卡西最近对外出逐渐失去了兴趣,病痛像那逐渐升温的热水,他就是身陷其中无法脱身的青蛙,他的昏睡的时间一天天增长。旗木卡卡西躺好,熟练地折了块方帕放嘴里咬住。宇智波带土小心翼翼地避开褥疮处抱起他,轻手轻脚放进轮椅里,他听见旗木卡卡西低低嘶了一声。
  
  卡卡西又变轻了,骨头都硌手。他想着,不由得难过起来。
  
  医院的花园不大,没几分钟就能转完一圈,宇智波带土尽量放慢脚步。他在第三圈时停在了凉亭里,旗木卡卡西摇摇头,说想去花圃。
  
  呼、多暖和啊。抵达目的地之后,旗木卡卡西眯起眼睛轻叹了一声。他盯着面前整齐艳丽的花朵出神,思绪不知道又飞到了哪里。
  
  “带土,”卡卡西说道,目光飘向远方。“我查了一下自杀的方式,都很痛,连服安眠药也是。”
  
  带土的心猛得一跳,接下来沉入谷底。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卡卡西。卡卡西的语气如此轻松,仿佛只是说“今天天气真好”或者“工作顺利吗”,他却该死地能够察觉到,卡卡西的的确确、不想再继续挣扎了。他累了。
  
  这家伙,做什么决定都不和我商量。从小就是这样,真过分啊。他想着,眼泪几乎掉下来。
  
  他多想变成小时候那个哭包,哭到冒鼻涕泡抱住旗木卡卡西说你别死你不要死好不好,你怎么能死,你怎么可以死呢。但他做不到那么任性,旗木卡卡西已经顽强抗争了八年,经手过他的所有医师都深深赞叹他的意志力。而现在,旗木卡卡西累了,他已经做的很好了,没有谁还能对他做出那样无理的要求,就算是宇智波带土也不能。
  
  于是他半蹲在旗木卡卡西面前,抚摸着他的脸颊,极温柔地说:“卡卡西,我们……申请安乐死好不好。”走也走得轻松一些。
  
  旗木卡卡西摇了摇头,显然早就料到宇智波带土会这么说。他露出一个笑容,絮絮叨叨地说,这么多年了,治个病花了多少钱,咱俩的积蓄几乎耗空了。好歹给你留一些,带土,就算没了我,你还要继续生活啊。
  
  他有句话没说:带土,你三十二岁了,找老婆不好找。好歹追姑娘也要有点家底才行啊,不然怎么结婚呢。带土啊,忘了我吧。
  
  宇智波带土又露出了他所熟悉的倔强表情,简直就像小时候一样。他一把搂住卡卡西,将脸埋进他怀里声音带了哭腔。他说:那,卡卡西,给我留一截你的趾骨,好吗。
  
  旗木卡卡西笑了,他轻轻地说,可以。他又伸出手,留恋地揉了揉宇智波带土的头发,一如既往地扎手,密密的触感惹得心头酸痛。
  
 
  
  
  
  03.
  宇智波带土开始了他的计划。他出入于各大医院,一间间地咨询安乐死,并投递申请。当然,旗木卡卡西对此毫不知情。在旗木卡卡西的强烈要求之下,宇智波带土为他办理了出院手续。现在他一个人待在家里。宇智波带土不能在外逗留太久,他实在不放心旗木卡卡西一个人。如果他跌倒了,凭借他自己的力气甚至都无法爬起来,只能继续躺在冰凉的地板上等待宇智波带土的援助。看吧,这就是癌症,它将人吃得干干净净。
  
  每回宇智波带土出门心中都相当焦灼。他偷偷在家里装上了好几个摄像头,动辄就打开手机看看,确认了卡卡西没事,再盯几分钟他的容颜,才舍得放下手机。这些天的努力也有了回报,有一家医院接受了他的安乐死申请,初步审查已经通过了。下一步就是对于安乐死对象本人的面试,宇智波带土感到很苦恼。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说服旗木卡卡西,老实说,根本无从开口。
  
  他向医生说明了自己的苦恼,试图寻求帮助。面前的白大褂笑了笑,说,巧了,最近正好有一个心理专家来我院视察,他一定乐意帮助你开导你的恋人。宇智波带土大喜,急急忙忙要专家的联系方式,医生撕下张纸写了几笔递给他。宇智波带土捏着那张小小的、边角毛糙的纸条,感激不尽,咧开嘴笑得无比喜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刚抱了儿子、而不是为九年的恋人筹划安乐死。
  

评论(19)
热度(82)

© 巷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