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生

巷燕

Barbie Doll

双性转注意

“那么你是怎么想的呢?”鸢说。她明明坐在右边,却捉起岸山子的左手,搁在脸旁边猫一样地蹭。岸山子不得不放下笔,侧过脸望她,说:“按照你说的那样就好了。”她的指尖轻轻擦过鸢的嘴唇,细微的痒意如同某种水生植物轻浮的假根。

鸢上钩了,她几乎要咬住面前纤细的手指。十七岁的鸢依旧把岸山子当作自己的洋娃娃,她抱着娃娃咯咯笑她亲吻娃娃的面颊。她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她顽固地守护着她柔弱的花。

岸山子站起来,鸢看见她制服短裙下,大腿上被座位硌出的红痕。鸢伸出手轻轻在她腿弯挠一挠,这是岸山子的敏感点,她早知道。果不其然岸山子雪白的小腿剧烈地颤了颤,她很无奈地转过身,撑在鸢面前拖着无奈的语调问,怎么了?别逗弄我啦。

十六岁的岸山子依旧脾气温吞,谁都不知道她对于鸢能有多容忍。

鸢扯着岸山子的手腕强迫她坐下,她一点都没保留力气,粗暴得很。岸山子一个趔趄没站稳,慌乱间穿着低跟皮鞋的脚踢到桌子,引得她忍不住痛呼一声。鸢凑过来,双手亲亲热热地环过她腰身,脑袋靠在她肩膀上一副百依百顺的模样。岸山子叹口气,拍拍她的手,说:到底要干什么啊你。

旗木岸山子在宇智波鸢面前总是这样温顺。

岸山子,要亲亲。鸢挤出甜腻的声音。她并不在意岸山子的回答,只径直凑过去,用嘴唇磨蹭过岸山子的颈侧、鬓角乃至耳垂。她的猎物眯起眼睛,承受对方毫无章法的、幼兽一样的嬉闹。终于鸢玩够了,她的嘴唇逐渐游移,这正是收网的完美时机——

——不可以。岸山子骤然拉开与对方的距离,露出笑眯眯的表情。她以食指抵住对方的嘴唇,又重复了一遍,不可以。

……围剿失败。

鸢露出颓唐的表情。岸山子轻而易举地用一根手指封锁了所有的亲密。她的娃娃依旧乖顺,她的娃娃露出无辜而狡黠的笑容说:只有亲吻,不可以。

她又把岸山子按回自己的怀里,自顾自地将脸埋在对方的颈窝。她想起不知道是哪一天,也是这样地与岸山子嬉闹。同样的牵手、拥抱,只有那一天,她嗅到岸山子发间的香气,觉得自己几乎就要爱上对方。

是哪一天呢?鸢迷迷糊糊地想着。

——记不清。

评论
热度(33)

© 巷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