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生

巷燕

我的身上全是他的味道。浓重的烟味与腋下的汗臭味。我不知道、我说不出来。我逃到浴室里,像在猎人追捕下仓皇凌乱的兔子。我拼命用粉红色的浴球沾上沐浴露搓洗自己。杂乱的气味混合在一起,茫然间像是小时吃过的五毛钱一碗的绿豆冰沙。十三岁,是的,我才十三岁。我已经是个女人了,在老师的指令下,他说,张开腿。不行吗?那嘴总可以吧。

我失去的不止是一层结缔组织,我的指纹几乎被他擦除,他再抹上自己的:他乐衷于此,他对我说,老师爱你啊。

第一次。我去找他改作文。后来,后来,无数次的后来,他躺在床上,他弱小得不像是个施暴者。他佝偻着背,他五十多岁了,徘徊在性能力逐渐衰退的边缘。而他却依旧热衷用自己脏污的冠贯穿美丽而幼弱的女孩。我是众人疼爱、热爱、深爱着的花。他也这样对我说:我爱你。他引着我走向无知的深渊,他指着罂粟告诉我,所谓的玫瑰花都是月季。多么高深的学识啊!“不知道,但我们总是信任能够背诵《长恨歌》的人。”

我不愿意再触碰她了,她是我喜欢的女孩。我迷迷糊糊地想,我到底爱谁呢? 是那时穿着格子裙,对我欢笑的女孩,还是老师?让我和他做爱,将东西塞进我的嘴的老师?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身躯被他制住,随着他的动作晃动,我只能盯着雪白的天花板。

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忠贞。我同时恋慕着两个人,我放不下那个女孩,我不愿再挽着她的手,却还是想偷偷瞧她,瞧她的长长的马尾与洁白的裙边。

而我的老师,他的手指出我作文的错误,也粗暴地揉捏过我的全身。他的嘴巴能够背诵大篇的美丽诗文,也在我的肩颈、乳房上留下咬痕。

我不知道。我被囚禁在他的性乐园,谁也逃脱不了。

评论(4)
热度(11)

© 巷燕 | Powered by LOFTER